兩會保健食品第一聲 不能再用西醫評價中藥保健品

2016-11-23

庶正說        

用現代科學的評價方法審評傳統醫學理論的產品,就好像用籃球的規則裁判足球比賽,那球就沒法踢了。     


3月3日,隨著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開幕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,中國進入兩會時間。作為“兩會”保健食品行業的“第一聲”,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, 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胡剛的議案《完善中藥類保健食品保健功能評價體系》將大家的關注引向了中藥保健品。 

中藥保健品不應按現代醫學理論體系評價

胡剛委員對當前中藥類保健食品評價體系的問題進行了分析,概括起來就是用現代醫學(西醫)的理論體系評價中藥為主的保健品,限制了中藥保健品怕的發展。

保健食品政策法規研究專家王大宏曾有一段幽默的評價:“依據現行保健食品制度審批中草藥保健食品,就好像用籃球的規則裁判足球比賽,那球就沒法踢了。例如:一個調理腎陰虛的方子獲批增強免疫力功能,腎陽虛的顧客吃了就慘了!“

對此胡崗委員建議,可以按照中醫理論,增加設立以中醫中藥理論為基礎的中醫術語保健食品功能范圍,如增加“補中”、“益氣”、“扶正”等功能,并建立與增加功能相對應的功效學評價方法。同時,根據中醫特點,對中藥保健食品的適用人群,可區分為“氣虛,血虛,陰虛”等不同人群。

中藥保健品發展歷程

1987年國家出臺了《中藥保健藥品的管理規定》,自此有了中國保健品史上第一部管理法規,這年被稱為中國保健品元年,其后成就了“中華鱉精”、“三株口服液”、“排毒養顏膠囊”等一批保健品先驅,雖弘揚了中草藥文化,但把保健品合法地帶入了治病“雷區”。

1996年《保健食品管理辦法》出臺禁止保健食品聲稱“治療”,但是消費者的購買需求就是治病,中藥保健品的治病基因自然嫁接到保健食品身上,企業也就順勢把保健食品當作“藥”來賣了。雖然中藥保健品2002年退出市場,但夸大宣傳已經泛濫成災痼疾難醫。

2003年非典之后,理性的主動保健意識開始形成,西式的膳食營養補充劑有強大的國際背景且作用機理明確,符合理性消費的需要因此逐漸成為主角,隨后“紐崔萊”、“善存”、“湯臣倍健”成為市場主宰,除貴細藥材外中草藥保健品逐步邊緣化。

解決審評錯位迫在眉睫

庶正康訊在去年12月曾發布2016七大消費趨勢,其中之一就是“中草藥保健品需求回暖”。得出該結論的原因有三:其一、相當數量的40歲以上新增顧客更相信中草藥;其二、以安利、湯臣倍健為代表的大企業不約而同開始發力中草藥保健品;其三、屠呦呦獲諾獎生動證明中國企業競爭力在中草藥上。

當前中草藥保健品市場再次回暖,解決中草藥保健食品技術審評錯位的問題迫在眉睫!
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德国赛车转钱是真的吗 福利彩票加盟利润高吗 迪马股份最新消息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购买 湖北快3遗漏号码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排列三排列五综合走势图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 华夏配资网ok杨方配资靠谱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历史 福彩3d心水高手论坛 手机购彩的时时彩平台 客户理财平台 北京快3走势图今天 188金宝博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最近有哪些好的理财产品